您的位置:一品侠中文网_鬼谷原创部落 > > 影后的嘴开过光 > 章节目录 第0407章 矮就第矮吧新迹吹

《影后的嘴开过光》章节目录 第0407章 矮就第矮吧新迹吹

    [一品侠yipinxia.net]

    绳子是由工作人员甩动的,是跳大绳的那种绳,江小白需要抱着孩子成功跳完10个,完成后才能前往下一个关卡。(书屋 shu05.com)

    “你要带着他们一起跳?”甩绳子的两人问江小白。

    他们也是第一回见这种架势,心中纳闷江小白这么瘦弱的身体是怎么有这么大力气的。

    况且从前面跑到现在多少也该有点累了,可江小白连喘也不喘,身上也没汗,这着实是有点奇怪了。

    江小白嗯了一声,看到了他们的目光却没有当回事,“麻烦你们了。”

    工作人员就没有再问,给他们说了声准备后,就开始甩动绳子了。

    “啊哈哈……”

    年年刚开始还有点害怕,总觉得这绳子会甩到自己的脑袋,可是跳了两下后就发现是自己多虑了,绳子只是从头顶滑过,毫无危险,于是就放松下来了,还觉得很刺激的笑起来。

    “……七、八、九、十!”

    跳够了十下,江小白毫不停留,抱着他们就奔赴了下一个地点。

    下一个关卡是运小球。

    规则是“家长”背着孩子,由孩子双手拿球,从这端送到那端,直到小筐里的球被送完为止。

    一筐球差不多就20个左右,每个球的大小就是乒乓球那么大,但是孩子手小,过程中掉落在地的不算,所以就得跑好几趟才能把它们都给运完。

    江小白到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雷言和白杨了,但能看到施蓉和小玫瑰,她们正在运球中。

    “你要带两个孩子啊……那这样吧,你抱着他们,他们两人都可以拿球。”

    守在这一关监督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江小白左右手上的娃,不禁挠了挠头,然后就给他们临时改变了一下游戏规则。

    带两个孩子一起玩,游戏的难度肯定也会更大一些,所以适当的放宽一些也是说得过去的。

    “谢谢。”

    江小白点点头,然后就抱着他们开始运球了。

    “多抓一些,你两手捧着。”

    洛拉看到年年一手就只拿了一个球,于是开始纠正他了,自己拿着球往年年手里放,让他紧紧捧住,直到放不下后她就自己拿。

    “你们真棒。”

    江小白夸了一句,然后就快步跑到另一端,让他们把球投进去。

    两个孩子的效率比起一个人还是要快些的,江小白这边跑了三趟就把球给运完了,再看施蓉那里,还余下了两个球没有拿完。

    “蓉姐,我们先走一步了。”

    江小白跟施蓉打了个招呼,就超过了她们往下一关跑去。

    “小白阿姨加油,我们现在已经第二了,很快就可以第一了!”年年说道。

    “年年想拿第一吗?”江小白边跑边说。

    “想呀,我还没有拿过第一呢。”

    年年说着,圆圆的脸上就有忧伤的情绪蔓延开来。

    他玩游戏的水平不怎么样,如果有个大神级“家长”带飞,那可能还有机会得个第一,但这种机会太渺茫了。

    像是这次跟陆宝贝一组,明明陆宝贝的表现还算不错,可年年就生生的拖了后腿,几乎每次比赛他们队都是倒数第一。

    年年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得第一的感觉了。

    江小白想了想,就也觉得这娃怪可怜的。

    “行吧,那我就跑快点,咱们争取追上你们雷叔叔。”

    江小白说道。

    “好耶!”

    年年鼓掌,洛拉也显得很有兴致。

    要是能得第一,谁又想得第二呢?

    “那你们坐稳了,我要跑快啦。”

    江小白一笑,然后脚步蓦地加快,把身旁的摄影师都给猛然间甩掉了一截路。

    第三关是踢键子。

    “家长”和孩子保持着固定的距离,要来回踢键子,你踢一次我接一次才算一个完整的回合,而想要完成任务,必须得一次性完成三个回合,中间不能中断,否则就得重新来。

    他们来的时候,就看到雷言和白杨正在那里踢。

    “一……二……唉呀,又掉了!”

    两个人踢键子的姿势有点好笑,尤其是雷言,身体动作的幅度之大显得非常的笨拙可笑,让年年在那里乐个不停。

    “雷叔叔好像一个熊哦。”他边笑边说。

    雷言听了他这话,一个分神就又没接到白杨的键子。

    “年年别捣乱!”他又好笑又好气的说。

    年年吐了吐舌头,就不再说话了。

    “洛拉,会踢键子吗?”江小白问她。

    洛拉点点头,“嗯,在学校里玩过。”

    “好,那就我们来吧,年年你在一边看着我们可以吗?”江小白问。

    年年对踢键子没什么兴趣,这玩意还没有江小白的怀抱对他的吸引力大,所以闻言没多考虑就点点头。

    “洛拉,我们的力气要控制好,不然远了会超过,近了会接不到。”

    江小白说着要领。

    “好。”

    洛拉点点头,全神贯注的看着键子。

    然后,两人一遍就过了。

    雷言和白杨还在那里跟键子做斗争,看到她们这里瞬间就结束了,人还是懵的。

    直到江小白抱着两小只赶往了下一关,他才反应过来,大喊着:“小白,给我们讲讲诀窍啊!”

    江小白表示好像没什么诀窍,于是就只喊了一声加油。

    最后一关有点意思,是让背着孩子解结。

    规则就是让孩子抱着“家长”的脖子,家长解放双手去解一个死结的绳子,什么时候解开就算过关。

    这个是需要背的,不能抱,江小白只有一个脖子,如果让两个孩子一起搂,那她可能会断气。

    所以就只能背一个人了。

    “背年年吧,他矮一点。”洛拉说道。

    要是平时,年年肯定就要一争高下了——

    他可是男子汉,怎么能说矮呢?

    但是“矮”的人可以让小白阿姨背,这个他可喜欢了,所以就难得的没有反驳。

    矮就矮吧。

    江小白这边刚背起了年年,身后就传来了动静,原来是雷言和白杨过来了。

    在雷言之后,施蓉两人也紧跟着过来了。

    三队人竟然在最后一关时相遇了!

    “啊,加油加油,我们要得第一!”年年有些慌了,连声吼着。

    “哈哈,解这个我最擅长了,我以前就爱玩编绳来着。”

    施蓉看到这一关的内容后就笑了起来,背起小玫瑰,然后就手指灵活的解起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