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侠中文网_鬼谷原创部落 > > 异世人生:精灵弓手 > 章节目录 第三五六欲六章 山雨欲来

《异世人生:精灵弓手》章节目录 第三五六欲六章 山雨欲来

    [一品侠yipinxia.net]

    等到是岁这位大会长终于上线,从三尺水那里得知了年年的所作所为之时,对年年等人的处理结果也已经被敲定了下来。

    西米尔又露了几次面,似乎是把圣诞小丑佣兵团在地下水道里犯下的命案揽到了自己身上,三条漏网之鱼被灭口,各种技能痕迹也被尽数抹除,只留下了一些被腐蚀的残骸断肢。

    尼克这些人自然也不会多伟大,哪怕西米尔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会一口咬定自己被人蛊惑欺骗,再满脸无辜地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做——他们连四时谷都没进,只是救了个从高空坠落的年年而已——在缺少证据/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也很快恢复了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可惜的是,有两件事是证据确凿的:祁有枫偷袭杀害了两个墨家弟子;年年贸然毁塔后导致少林寺损失惨重。

    几百名弟子伤亡一半有余,再加上名誉和形象的损失,心怀歉疚的恒善大师已经开始闭关修禅,近五十年都不会再出关了。

    祁有枫已经被墨家正式除名,并将“清理门户”这项义务通报给了门中所有弟子,他也就只好继续躲在凝金阁里,玩家之间或许不会多么认真地看待这个问题——据说还有不少玩家觉得这是项开天辟地的壮举,但碰到npc的话是肯定要打起来的,偏偏这北台城里npc的数量比玩家多,质量也不差。

    年年也与少林寺正式结怨,她搭救无辜弟子的人情换来了少林寺对她的法外开恩。少林寺最终决定并说服其他门派对她闯谷闯塔的事情不予追究,但也托苻枫仙子转交给年年一封正式的信函,向她表示少林寺的不欢迎态度。

    除了皈依佛门的那一天,年年有生之年最好不要踏入少室山的山门。

    既祁有枫之后,年年也完成了一项开天辟地的壮举:游戏世界里第一个拿到某一家势力“厌恶”级好感的玩家。

    墨家和少林寺先后经由通天楼向外正式公布了这两个声明,一时之间两人声名鹊起,让年年继月灵木事件、战场毒瘤事件等一系列新闻后再次进入玩家群体们的视线,附加的八卦也纷纷扬扬,而在那些对二人关系有些了解的人眼里,这也应了那句老话: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好在墨家和少林寺的发言人比较聪明,只公布了结果,尤其重点突出了对其二人的惩戒措施,没有公布两人达成这个结果的过程,这才让不少蠢蠢欲动的玩家暂时偃旗息鼓。

    年年这个还好,大不了以后换个地方烧香拜佛就是了,祁有枫这位门派弃徒的名头说起来很酷,但“清理门户”这四个字的威慑力还是蛮大的,想要效仿的玩家总还要斟酌一下。

    比如——

    “你好忙......”年年托着下巴,同情地看向祁有枫。

    他整个人已经被消息的白光淹没,加上在头顶盘旋的、那一圈圈尚未来得及查看的纸鹤,年年都想摆个香炉在祁有枫面前拜一拜了。

    因为看起来跟凝金阁墙壁上画的那种羽化登仙有点像。

    “第一批都是问你好不好你在不在,第二批大部分都是问我有没有退游的打算,是不是就此不回华夏区了,再就是门派技能会不会被抹消,奖励装备会不会被没收之类的。”

    祁有枫一条条打开,再一条条删除,把那些打听年年情况的好友清理掉,再给那些顺便询问进展的囚龙寨匪友们统一回复了一句“准备办婚事吧”,半个小时过去,才终于腾出手来把幸灾乐祸的年年扔回床上,把她摆出来当供品的水果削成了块。

    “你看我就很清静,谁让你好友那么多。”年年替祁有枫笑纳了供品,看到又有零星几条消息飞至,感慨万千。

    明明她也有囚龙寨那些土匪的好友,怎么这些人就不来问问她是怎么惹毛了那些和尚的呢?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件事。”祁有枫打开消息,发现是公子滟的婚礼策划书,这才忍住了把好友列表一次性清空的冲动。

    “其实我也想问,你还打算回华夏区吗?”年年剥了个橘子,递给祁有枫一半。

    “当然。”

    祁有枫把写有“中式,嫁衣我来做”的消息发回给公子滟,直接从年年手里咬过那一半橘子,笃定地答道。

    随着他们这只商队的行进,玩家之间的消息传递范围似乎也被扩大了,而且从他们这一路走来所花的时间来看,玩家们自己走动明显要比乘坐官方的楼船和飞艇还要更快更方便一点。

    等到北台城——哈瓦里哲城——边关晋昌城这条路线的驿站建好,车马行进驻,单程全线走一趟估计也就是两三天的事情。

    “现在就看从这里到你们精灵族还需要多久了。”祁有枫盘算着,“翻雪山估计会很难,不知道有没有别的路径。”

    “当然有的啊,我们不是都见过了吗?”年年向下一指,答道。

    “这不是还没被正式确认吗?”

    祁有枫知道年年说的是地下水道,他们只是探索了往东穿过北台城下的部分,最近是岁正组织人手协助修士们向另一个方向探查。

    地下的铜门和祭室消失以后,不仅年年身上潜藏的魔族消失,北台城方圆百里之内的魔族也被一扫而空,甚至华夏境内的妖魔异动也沉寂了下去,一夜之间,天地澄澈,四海清平。

    平静来得太过突然,也会让人措手不及。

    原本已经被修士们说服的官兵将领,刚刚在哈瓦里哲城附近修建好长期驻扎的营地,开垦出一片用以耕作的农田,羊圈和骆驼棚子也准备好了,却被人遗憾地告知这个营地恐怕用不上了,内心难免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

    偏偏来通知这个消息的明堂长老对魔族的来历和去向均是一问三不知,就更让人觉得恼火了。

    情急之下被送到四时谷一日游的麒麟军虽然大致知晓是地下出了什么事,奈何未能亲眼目睹,也就无法为即将上任的总督提供太多解释。

    松青大人在此时发挥了一点点作用,朝廷派下的总督就此住在了哈瓦里哲城内的府邸,一折奏章到了长安,又一折圣旨飞了回来,北台城便隐隐成了一处飞地,让人拿不准它的归属和境遇。

    “山雨欲来啊,总觉得你这一闹,引发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苻枫仙子来探望年年时,如此感概道。

    “我是无辜的,闹事的人是那个混蛋西米尔,还有别人。”年年立刻否认,拒绝为任何人任何事背锅。

    松青的那一点点作用还是三尺水嘴快说出来的,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个忠诚的使臣大人肚子里装得是什么坏水。

    “西米尔露了几次面,便顺着水道逃进山了,孟胜和玄虚子都在追踪他。”苻枫仙子说道,听起来对这二人的努力不报什么希望。

    “从方位来看,这片雪山的另一边是我们精灵族的领地,那是一大片原始森林,恐怕就更不容易追踪西米尔了。”年年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应该不会追到那么远,不过这条水道若是真的能穿过面前这座雪山的话,也不失为一条稳定的路径,或许会是一个好消息。”茯枫仙子叹道。

    “会不会是个好消息,要看这条路径最终掌握在谁手里。”一直默默旁听沏茶倒水的祁有枫插话。

    茯枫仙子一声长叹,看着杯中浮沉的茶叶出神。

    魔族消失无踪,北台城就失去了建城时的初衷,而高高的雪山背后不过是精灵族和矮人族这种异族的领地,很难说这条商路的价值到底有多少。

    但茯枫仙子看其他人的举动,似乎有以北台城为中心,在附近规划更多城镇的意思,一时间心内猜测无数,但每一个都不是她喜欢的。

    “损失最惨重的少林寺尚没有对那个西米尔穷追不舍,空山仙人据说也因为总督不肯抵城就任的事与明堂吵了一架,我好像还在四时谷里看到了玉熙宫的人,确实是,山雨欲来。”

    祁有枫淡定地补充,换来茯枫仙子一个不善的眼神。

    “小丫头,提醒你一下,”茯枫仙子端起茶杯,“心思太重的男人也往往很有控制欲,小心你被人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真的?”年年翻开一个小本子——由尼克协同迪昂等人编纂的两性/生理心理健康辅导教材——哗啦啦找到迪昂所贡献的经验知识,点头,“好像还真是?”

    “是什么是,这两句话根本没有因果关系吧?”祁有枫无奈,悄悄向茯枫仙子告饶,柔声道,“再说了,我怎么舍得把你卖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年年合上本子,对着茯枫仙子拍胸脯,“放心吧,我自己有腿,被卖了会自己回去的。”

    “回去再让他卖一遍?”茯枫仙子挑眉。

    “回去拿钱啊,能让他把我卖了的价钱,那肯定是巨款啊。”年年理所当然地答道。

    “……”

    “……”

    这真是个微妙的让人找不出问题的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