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侠中文网_鬼谷原创部落 > 其他类型 >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 第7抬22章 怎么才能抬裴总一手呢?(求月票!)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第7抬22章 怎么才能抬裴总一手呢?(求月票!)

    下午2点钟。(书.屋 shu05.com)

    DGE俱乐部二层的会议室里,人都到齐了。

    这里面有不少参与竞标的老板,都是像姚波一样,第一次来到京州。

    本来,他们决定参加这次竞标,仅仅是因为神华集团的入场,以及腾达的好名声,觉得抢购GPL名额这件事情有利可图。

    但是来到现场、看完了DGE俱乐部的训练情况之后,他们全都意识到了一个很关键的点。

    裴总,是真的在认真做电竞行业的!

    可以说,DGE训练基地的情景,完全洗改变了他们一直以来对电竞行业的偏见。

    以前提到电竞俱乐部,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地想到:大型网吧、网瘾少年、泡面、不修边幅、不上台面等等关键词。

    用爱发电虽然很高尚,但一个商业化的联盟,还是需要一点体面的。

    否则到时候记者来训练基地做个采访,这采访画面都不好意思放出去。

    而且,这种“体面”也是行业正规化的体现。

    但看到DGE俱乐部的风貌,以往的那种电竞产业的刻板印象被完全扭转了,从队员的身材、精神面貌到整个训练基地的环境,全都让人刮目相看。

    所以,这些老板们无形之中提高了对GPL联赛价格的心理预期。

    因为竞价这东西本来就很虚,关键看信心。

    如果大家都觉得GPL办不好,那么这名额就一钱不值;如果大家都觉得GPL能办好,那么这个名额就会非常值钱。

    而目前大家觉得,GPL联赛不仅能办好,而且从长远来看极有可能越办越好,成为国内电竞产业的标杆联赛。

    这心理预期越高,名额的价值自然也就越高。

    很多俱乐部老板纷纷下定了决心,提高了心中预期的价码。

    裴谦看了看时间,示意张元可以开始了。

    张元简单客套了两句之后,直接进入正题。

    “各位老板应该都收到详细资料,做过调查,也已经缴纳了保证金,多的我就不再赘述了。最后再强调一下这次竞价具体规则。”

    “三个GOG分部带GPL名额转让,六个GPL名额,全都一起竞价。”

    “按照编号1~9,1、2、3是三个GOG分部,后面的4~9是GPL名额。想要竞标,直接以‘1号500万’类似的方式来喊价,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实时记录。”

    “每次至少加价50万,三个GOG分部底价分别是1200万、1050万和1000万,六个GPL名额没有底价。原则上,每家公司只能拥有一个GPL名额。这次的名额比较多,大家不用着急,有序竞拍。”

    “好了,大家可以开始了。”

    张元有点没底气地说完,看了裴总一眼。

    这个竞拍规则,似乎有点儿戏,显然也是裴总的手笔。

    裴谦感受到了张元眼神中的迷茫,但装没看见。

    至于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的竞拍规则,显然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少赚钱。

    如果一个一个拍的话,很可能会出现个别公司恶意抬价的情况。

    就比如林常或者李总,每次拍都抬价,然后抬得差不多了就放弃,疯狂拱火,那会把所有名额的价格都抬高。

    也就是俗称的托。

    不同之处在于,裴总是完全没打算安排托的,但架不住李总和林常可能主动当托啊。

    所有名额一起拍,如果林常已经在某个商品那边是最高价了,那么就不能再去抬其他价格了,这样大家都会理智一点。

    听到这个拍卖规则,林常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一起拍?

    这样的话,所有名额的价格多半都会固定在一个非常接近的数值,不太容易搞事情。

    其实林常来,确实是打算帮裴总抬价的,反正竞标嘛,又不是花自己的钱。

    结果没想到裴总竟然搞了这么一手竞拍规则。

    这还怎么抬价?

    而另外一边,李总面带微笑,似乎早有预料,对旁边的投资人低声说道:“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

    “裴总的这次拍卖只给三天时间准备,明显就是带有分汤的性质,现场来的都是死心塌地要跟裴总搞GPL联赛的,所以裴总非常仁慈地不打算抬价。”

    “这更加说明了,裴总卖GPL名额可不是一锤子买卖,不是想着捞一笔钱就走,而是打算做长线,一直办下去!”

    旁边的投资人点点头,深以为然。

    薛哲斌听完了竞价规则,高兴地说道:“可以,这规则简单易懂,我喜欢。”

    “我先来,6号700万!”

    很快,在场的其他人也开始纷纷举手加价。

    “1号1300万。”

    “4号800万。”

    “6号800万。”

    “2号1150万!”

    旁边的工作人员在认真地记录价格,投影屏幕上的标价也开始不断变化。

    原本六个GPL名额的报价都是0,但很快就从700万起跳,然后50万100万地快速往上加。

    现在还没人刻意抬价,因为名额太多了,把其中一个名额抬高了之后,其他人就不跟你抢了,完全可以再去抢其他的名额。

    俱乐部的价格,暂时稳在了1400万左右,而GPL名额的价格,也暂时稳在了1000万左右。

    肯定还能继续往上走,但走的速度会慢一些了,因为价格越高,大家就越要精打细算了。

    GOG分部这边价格抬上来,大家就开始去抢GPL名额了。

    裴谦稍微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看来大家都还是比较理智的,没有特别冲动的情况。

    李石和林常也没闹幺蛾子,没恶意抬价,这很好。

    目前的价格还没有达到裴谦的心理底线。

    其实这些俱乐部卖多少钱,裴谦无所谓,毕竟卖俱乐部的钱到不了腾达手里。关键是看这些GPL名额卖多少钱。

    对于GPL的名额价格,裴谦的心理底线是1500万,也就是总价大约9000万。

    现在才到了1000万,竞价的节奏就已经放缓了,这是个好消息。

    所以裴谦的表情也渐渐舒展开来。

    另一边,林常摩挲着下巴,偷偷观察裴总的表情。

    嗯……裴总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他在想什么呢?

    可能裴总确实不在意卖多还是卖少?每个名额少卖个两三百万也不在乎?

    那不行,裴总不在乎,我作为裴总的朋友,可不能不在乎!

    这次林常特意跑来一趟,那就是为了来帮忙的!

    林州已经跟他说好了,这次准备的资金是2000万打底,慢慢抬价也好,或者一上来就直接一口价砸进去也好,都是林常自己决定。

    稍微多花点也无所谓,毕竟跟裴总是老朋友了。

    林常本来的打算是主动抬价,把每个名额的价格都抬上去那么两三百万,这样裴总不就能多赚个一千多万了吗?

    但是现在这种竞拍方式,不好抬价了。

    怎么办呢?

    怎么能既花了钱,又在裴总面前刷了存在感呢?

    林常快速思考对策。

    突然,他灵光一闪,抬手说道:“4号,1500万。”

    刚刚放下心来,掏出手机准备玩一会儿的裴谦瞬间僵住了,头上缓缓飘出一个问号。

    ?

    不只是裴谦,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头上都飘出了问号。

    ???

    林总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记录的工作人员都愣住了,没有立刻记下,而是看向林常确认,在林常点头之后,这才敲击键盘记下。

    于是投影屏幕上的表格出现了相当神奇的一幕。

    1到3号是三家俱乐部的GOG分部带GPL名额,4~9号是单独的GPL名额。

    显然,1到3号的价格肯定比后边要高,因为除了GPL名额还带个现成的GOG分部呢!

    每个队员都有一定身价,而且买下来直接就能出成绩,不用像那些只买名额的俱乐部一样慢慢磨合。

    可是,现在SUG的GOG分部报价才到1400万,林常却直接给一个单纯的GPL名额报价1600万!

    这是为什么啊?

    林常双手抱胸,笑而不语。

    裴谦一脸迷茫地看向他。

    看到裴总的目光看了过来,林常又冲他眨了一下右眼。

    裴谦:“?”

    会议室里的人虽然全都愣了一下,但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毕竟竞拍还在进行中,这个时候也不好直接问。

    既然4号GPL名额被直接顶到了1600万的高价,那其他人放弃这个名额就可以了,大家继续竞标其他的报价。

    跟李石一起来的那名投资人非常纳闷,低声问道:“李总,这是哪一出?”

    他们两个是“京州投资天团”的代表,这次来的目标是买两个GPL名额。

    李石眉头紧皱,他看到了林常冲裴总眨眼的那一幕。

    这里头肯定有事!

    李石沉思良久,突然恍然大悟,压低声音说道:“放弃竞拍那几个现成的GOG分部,去拍GPL的名额!”

    投资人懵了:“为什么?前边的更划算啊!”

    李石摇了摇头:“这你就不懂了!”

    “现成的GOG分部确实划算,但裴总能收到钱么?”

    “你好好想想,这三家俱乐部为什么要卖GOG分部?显然,跟裴总闹翻了啊!裴总能给这三家俱乐部好脸色?”

    “现在,这三家俱乐部拍得再高,也都是这些俱乐部的老板获利,裴总这可是一分钱都拿不到。”

    “你觉得,把这几个GOG分部抬成高价,裴总能高兴?”

    “咱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对,我们是来买GPL名额的,但咱们买这个名额,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相信裴总能带我们发财啊!”

    “所以,林总为什么买名额,不买GOG分部?还特意把一口价直接把名额的钱顶得比GOG分部还高?”

    “显然就是希望这笔钱能切实地交到裴总手里,而不是便宜了这三家俱乐部!”

    投资人恍然:“哦!明白了,明白了!”

    “不过……李总啊,这样买,很亏啊。”

    李石摇了摇头:“亏什么?你会不会算账?”

    “你忘了我们为的是长线目标吗?”

    “你现在贪小便宜买了GOG分部,确实可以很快出成绩,但钱可是直接到那些俱乐部老板手里了,裴总心里会怎么想?”

    “花了钱,还让裴总不高兴?”

    “相反,你花高价买了GPL名额,这钱直接到裴总手里。就算你还得组建GOG分部,还得招募队员,看起来很麻烦,但你想,裴总能袖手旁观吗?”

    “再去买DGE队员的时候,组建俱乐部的时候,裴总是不是得照顾照顾?”

    “更何况给裴总留下好印象,以后还有更多的隐性收入。”

    “你想想,这一来一回,哪个划算?”

    “所以,赶紧跟我一起拍GPL的名额,别再给那三个俱乐部加价了!”

    投资人瞬间懂了。

    “5号,1500万!”

    “6号,1500万!”

    俩人先后举手,现场的气氛才刚刚恢复,瞬间又僵住了。

    薛哲斌一脸迷茫地看着李总,有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总摸出手机,偷偷给薛哲斌发了条信息。

    薛哲斌看完了短信,神色一变,赶忙低头跟旁边的姚波交头接耳,开始传递情报。

    林常非常高兴,偷偷地给李总比了个大拇指。

    可以,这位老板领悟得很快啊!看起来以后可以多多联系。

    其他来竞拍的老板们就算是再笨,也该看出不对了。

    林常是代表神华集团来的,财力最为雄厚,而李石则是代表京州当地的投资集团,跟裴总很熟,合作过很多次了。

    他俩完全不看前边那三个GOG分部,反而盯着后边的GPL名额拼命加价,甚至加得比现成的GOG分部都多了。

    这是为什么呢?

    众人纷纷陷入沉思,很快,不少人就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老板们都聪明的很,这么明显的事情能看不出来吗?

    就算有个别人看不出来,也能大致感觉出来,前边那三个GOG分部似乎不是很受欢迎,这背后肯定是有什么问题。

    于是,很多人也纷纷改变了策略,更倾向于去竞拍后边那些GPL名额。

    裴谦不由得瞠目结舌,他看了看林常,看了看李石,又看了看薛哲斌和周暮岩。

    你们……在搞我???

    前边可是现成的GOG战队和GPL名额一起卖啊!后边是只有GPL名额啊!

    怎么你们一个个都玩命抢后边的名额?

    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现场迷茫的显然不只是裴总自己,还有那三家俱乐部的经理。

    本来,李经理看着自家GOG分部的价格一路上涨,来到了1400万,心情大好。

    看这样的趋势,卖到个2000万也不成问题啊!

    如果能卖到2000万的话,今天回去至少可以在老板面前吹嘘一顿了,毕竟之前花了不少钱请水军在网上造势,把GOG分部抬了很多价。

    结果随着林常这一嗓子,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大家非常默契地不加价了!

    都去给后边GPL名额抬价了!

    眼瞅着后边的GPL名额一个个都抬到1500万、1600万了,自家的GOG分部带GPL名额,竟然还停在1400万。

    另外两个俱乐部更惨,都是1300万。

    李经理头上的冷汗瞬间流下来了。

    这要是所有的GPL名额全都抬到1500万,结果自家GOG分部和GPL捆绑才卖1400万……

    会出现一个什么现象?

    这回去之后,怎么跟老板交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