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侠中文网_鬼谷原创部落 > 其他类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零后八十七章 弓手铁骑出敌后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千零后八十七章 弓手铁骑出敌后

    刘裕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行,凭之,这样太过危险了,我们本来兵力就不到对方的一半,还要分兵合围,你的弓箭手虽然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但是不过二百余人,还要负责全军的远程打击,如果绕到敌后,一旦敌军两面夹击,就会非常危险。”

    檀凭之微微一笑,一指地图之上的一处位置:“如果是在这里作战,江乘大营东面十里的句容原,这里边上有一处荒丘,可以埋伏几百人,按说吴甫之是会广派斥候,搜索战场的,但以他现在的行军速度,两翼五里左右的位置应该不会顾及,只要我们在这里正面迎击,等他到来就杀成一团,他专注于正面,只怕侧后就不会注意到几百人的小队迂回了。”

    何无忌若有所思地说道:“瓶子说得有道理,如果我们是不待敌军列阵,直接就勇猛杀入,那弓箭的作用不大,瓶子无论是从侧面进行打击,还是出敌后攻击其后军,都是好的选择。”

    刘裕沉吟了一下,转头对着一边的孟龙符说道:“猛龙,你的骑兵队现在是三百骑兵,六百匹战马,对不对?”

    孟龙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准确地说,是三百匹战马,三百匹驮马。京口城和广陵两处的马匹合计就是这么多,桓玄毕竟对咱们还是有所防备,没有留太多的军械在江北大营里。好在我们对辎重的要求不大,驮马也可以作为副马冲击。寄奴哥,是要我们迂回敌后吗?”

    刘裕摇了摇头:“不,三百铁骑的目标太大,极易引起敌军察觉,而且虎贲军也是有骑兵的,我们不能完全靠步兵来对抗,你的三百铁骑,我要留在正面使用,但是你的驮马,我要了,瓶子,你的神箭手们都会骑马吧。”

    檀凭之哈哈一笑:“北府军每个战士都要经过严格的骑术训练,不说能象北方胡骑一样在马上睡觉,起码骑马冲击是没有问题的,寄奴,你是要我们骑马迂回敌后吗?但我事先说明啊,骑射并非我们的所长,要射击,还是得下马才行。”

    刘裕摆了摆手:“句容原的西边,是一片没有草的荒原,你们等到我号令出来时,从荒丘杀出,记住,驮马的尾巴上,都要拴上足够的树叶,树枝,我要你扬尘四起,三百人的规模,造出三千骑的气势,明白吗?”

    檀凭之的双眼一亮,猛地一拍手:“高啊,如此一来,不仅是吴甫之的虎贲军看到身后烟尘大作,会动摇慌张,就是江乘大营中的楚军,也是会不明我军虚实,不敢出击了!”

    刘裕笑了起来:“不错,江乘大营的楚军想要观望,就注定了不会全力营救,如果真的试探性出击时,我会安排猛龙的骑兵突击,把他们打回去,猛龙,到时候作战时,楚军必以骑兵当前对我突击,你一定要率铁骑反冲,但注意,只要冲过骑兵阵线即可,不需要反身再冲杀。”

    孟龙符笑道:“明白,寄奴哥,就跟以往打仗一样,突破了敌军前阵,就紧接着突击后面的步兵,对吧。”

    刘裕摇了摇头:“不,今天这一战,绝不能突击对方的步兵。”

    孟龙符微微一愣,和身边的索邈对视一眼,讶道:“这是为什么?骑兵不就是要突击对方的步兵阵线,打乱对方阵形吗?”

    刘裕正色道:“这次不同以往,荆州锐士,多长槊大戟,正面防冲击能力非常强,远非天师道妖贼那些短兵为主,利近战不利列阵的可比,你前面跟敌军的骑兵对冲,本身就会把速度降到很低,冲击力大减,要是这时候再突敌军的严阵,不仅打乱不了对方阵型,反而会损失惨重,甚至如果吴甫之布那种空心阵或者是层叠阵,阻挠过后放你们进入阵心,然后四面合围,只怕全军覆没,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这一阵你绝不能直接冲击对方的大阵,这是军令!”

    孟龙符咬了咬牙:“那是要我们从敌方侧后迂回,到敌阵后和瓶子哥会合,对吗?”

    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猛龙说得好,果然稍一点拨就明白了,不错,就是这样打,句容原上的那片小林在南边,你就从北侧绕过去,然后看情况而定,如果虎贲军动摇,你就从后面突击,如果江乘大营中有军队尤其是骑兵杀出想冲击瓶子所部,你就横击拦截,一定要把江乘方向的增援顶回去,明白吗?”

    孟龙符哈哈一笑:“这个没有问题,大营之中如果出来援救,一定不可能马上展开列阵,若是散兵队列或者是游骑出击,我有信心打回去。”

    刘毅笑道:“猛龙,迂回从侧面经过敌阵时,不要忘了骑射一轮,也不能让他们的后军太舒服了,不过,别一着急就突阵,这一战,保护瓶子是第一位的,明白吗?”

    孟龙符和索邈同时站了起来,行了个军礼,以手按胸,姆指向内,横着一拉:“得令!”

    刘裕点了点头:“瓶子,你先行出发,所部骑马过去,先让几十骑到江乘一带诱吴甫之来袭,然后诈败而退,顺便绕个圈退入林中,按兵不动,一定要埋伏好,我们随后动身,句容见!”

    檀凭之笑道:“看我的吧!”

    刘裕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那夜相面的事,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浮上了心头,他突然叫了起来:“瓶子,等一下。”

    檀凭之本已挎起大弓,转身欲走,听到这话,回过了头,讶道:“何事?”

    刘裕咬了咬牙,说道:“凡事要审时度势,千万不要勉强,我们京八同志,不能再有人出事了!”

    檀凭之哈哈一笑,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举拳振臂:“这么多年了,我檀凭之什么时候让大家失望过?放心吧,到时候看看,谁杀敌第一!”

    刘裕的目光从檀凭之那充满自信的背影上挪开,平视众人,缓缓地说道:“各位,回到队中,让将士们每人啃块饼,喝半囊水,准备战斗!一个时辰后,句容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